專輯介紹

再一次,久等了!
終於等到Lu1首張專輯 「男孩/ A Portrait in Time」成長再版
「男孩(劃破)/ A Portrait in Time & Rifts」!

一張隨著時間的成長的自畫像

2015年7月,Lu1首張專輯 「男孩/ A Portrait in Time」一經發行便引爆整個華語嘻哈圈,專輯首印搶購一空。

面對歌迷持續不下的再版呼聲,一向完美主義到疑似處女座的的Lu1卻希望能給歌迷一張誠意與驚喜滿滿的再版專輯。不滿足於簡單重印再版,Lu1找來一眾爵士音樂家一起製作「男孩/ A Portrait in Time」升級內容,加收五首當時未能收錄的精彩曲目:

●「劃破氣流的人」:穿過繁華,面對自己,「男孩」第四部曲。
●「爸爸的手錶」:關於父愛與成長的思考。
●「Just Say So」:跨越時間,告別愛里面的那些遺憾。
●「Bonjour & Goodnight」:結束等待,重溫愛的感動 。
●「很可愛的歌 (Swing Version)」:Ding!男孩優雅升級新派紳士!

Lu1為升級版取名為「Rifts」,呼應他在「劃破氣流的人」中對於成長的再次思考。

什麼是成長?
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我們都在尋找著屬於自己的答案。

而在Lu1看來,成長就如「男孩/ A Portrait in Time」專輯的英文標題所說,是一張在時間中不斷變化的肖像,一個不斷了解自我的過程,而「Rifts」就像經歷成長的陣痛後對過去未竟遺憾的一次告別。

「男孩(劃破)/ A Portrait in Time & Rifts」,
一張隨著時間成長的自畫像。

再次,獻給在勾畫著屬於自己傑作的我們。


附錄:
Lu1再版自序:感謝的話無需贅言

再一次閱讀那些充滿驕傲和自信的語言,不免感到一種小心思被人揭穿後的不好意思。
於是我想起了這張專輯名的由來,A portrait in time(時間中的肖像)。
當時的想法是我們一點點長大就像一張 stop motion picture 般成像的肖像,一幀一幀抹去稚氣,獲得,失去。拍拍自己的後背。

我人生第一張專輯的組裝(也就是這張的初版)是在紅坊On Stage沙發上的臨時流水線手工完成的。
第一張專輯在最後一道工序上,貼紙貼反了180度,能嫩便順理成章的收下了這張包裝不合格的次品。
去吃宵夜的路上,我聞到了上海初夏剛出梅天氣裡獨有的氣味。我曾經就住在兩條街外,那里平房面街二樓窗外即是法國梧桐樹的樹枝。
新華路上即將洶湧的蟬鳴聲,此時此刻還有幾分含蓄。

自2015年這張專輯的發行,我第一次來到了許許多多的城市,也有幾次在現場叫錯了城市(抱歉)。
遇見了許多美麗的人,聽了許多雄心壯志的故事。
有一句話我印像很深刻,在記憶裡小黑背光站在酒店落地窗前說:“因為只有我們在做音樂的時候才感覺自己真正的活著。”
可不是嗎,我相信這一句話總結了很多音樂人做音樂的理由。

用我媽的話說,我是一個一生下來就很幸運的小孩。
出身在知識分子家庭裡的我,從小衣食無憂,偶爾過年也會縫個nike在羽絨服左胸口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也曾經因為故意不穿校服,被班主任點名譏諷。
但總體來說,從入學到出國不是一帆風順,就是遇到貴人相助。
就像掃雷每一點都打開了一小片平原,我在這片開闊但有邊界的平原裡玩耍。
不過是從一個小圍牆的空間轉移到了更大的小天地罷了,但是我依然切身的感受到了自由的伸展並錯以為這就是成長。

被突然宣布長大了的那一瞬間是一個初春的傍晚。
走出4年大學最後一門期末考,松樹間的殘陽只夠點亮腳邊水泥地的一小塊。
我像是走到了麥田的邊緣發現只是一堵沒有縱深的白牆。這張專輯便以這一點為起點。

通過14認識小黑是在2013年吧。
在NASA煙霧繚繞的樓梯間裡第一次看到他時,彼此明顯很尷尬。
他問我“演出前需要喝什麼嗎?” 我想我當初應該不會相信自己幾年後會去Abbey Road錄音。只記得半瓶啤酒在空肚子裡晃得很不舒服。之後每次路過我都會指給身邊的朋友說這是我在國內首場演出後吃冰粉的地方。他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可以在一座陌生的城市裡找到一座這麼沒用的坐標。

這讓我又記起了一些事情。
我記得廣州的立交橋很矮,但獨有南國的綠意。
我記得一位可以讓我看到時間流動的姑娘。
我記得二巡杭州場因為特殊原因無法開演,爵姐和老夏給歌迷打了一晚上的退票電話。
我記得紅領巾攝影團在武漢大學的櫻花枯樹林中立團,之後便名存實無。
我記得北京冬天天橋上空氣的干爽和傍晚拂面風的溫柔。
我記得杭州林隱寺回程在山里迷路時鼻腔裡的水汽。
我記得每一場的你們。
我記得PA的聲音消散在江面,和遠處的天際線混在了一起。
你們千里迢迢來自全國各地,我真心希望你們都能從音樂里帶點什麼走。一點誠意。

感謝的話無需贅言。

謝謝你們。

真的。

Lu1,
2019年3月7日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