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第一章-無眠者 (Night Watcher Chapter 01 : Sleep No More)

守夜人 第一章-無眠者 (Night Watcher Chapter 01 : Sleep No More)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一. 無眠者 12:00 AM

入夜,身體的疲累需要慰藉,腦海中卻旋出更多的精神來。
關了燈,陷入漆黑,卻無法入睡,像一個無眠者。
空氣太過安靜的此時,你需要一個聲音相伴:守夜人的聲音。

《繭》Cocoon
詞:吳斌 曲:林采欣 編:鄭偉
無始無明,或就要那一盞燈
刺破執念,蛻變成蝶

「無始無明/也無人點燈」


已經無從說起,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因緣。作繭的人,左右都一樣。道一聲神明,這一生卻無法未卜先知。
風中飄搖,高成低就,再如何的人生,心中卻依舊不定。彷彿只有織起的絲網,纏起不知頭緒的繭,才能夠在這看似平和卻又隱隱騷動著的塵世中抵禦風雨,堪堪站穩。

何來頭緒?何來因果……人周身每日彷彿都在作繭與破繭中循環反復,人的繭,就是灰塵——每日更替,繭也新陳代謝一般化為塵埃。

入夜,林采欣的歌聲如絲線,為人編織聲線柔軟的繭,讓人心甘無眠。林采欣親自作曲,更有曾是莫文蔚、李泉、薛之謙等一線歌手御用音樂製作人的鄭偉為《繭》編曲,曲與人聲,絲絲皆扣上人心弦。我以為自己想明白了世間因果,卻一瞬惘然。這世間只剩這繭,只剩下我。獨有的自我,獨有的世界,誰也無法擊落的自尊。繭是我,我是繭,繭是世界,世界亦是這繭。無始無明,或就要那一盞燈,刺破執念,完美蛻變。
仿若一夢,抽繭剝絲。莊周夢蝶,清醒時分,卻不知蝶向何處。


《面壁者》Wallfacer
詞:吳斌 曲:林采欣 編:唐漢霄/胡夢周
破繭的碟,是否需要那一縷曬展翅膀的光?
也許飛翔何處,無需向任何人明釋。


「誰在我的心上立起了一道迷牆/從此再透不出哪怕一寸微光」


每個人心中的故事,有如這大千世界,看似一樣,又各個不一樣。千頭萬緒,又被一句句舊語戳傷……思過。
當初是如何的期翼,落幕時就有如何的感傷。深夜的自省總是帶著漫無邊際的想象,無限的混沌中又有著愈演愈烈的清醒。說好要治癒過去,卻又疼到覆轍。這幕幕假裝忘記的過往,騙過了世人,欺不了我心。「面壁者」的靈感來自科幻界頗有名氣的小說《三體》,深夜十分,我們恰如小說里的「面壁者」——懷揣著救世情結,彷彿能夠拯救全世界,卻救不起與另一半的情感糾葛,看著自己同愛人的愛情隕落。沒能實現的治癒帶來救世的悲壯,到頭來只感動了自己……就算世人都遺忘,內心的疑問依舊無人可答。無法入眠的我們靜靜倚靠著迷霧的牆,用面頰去感受世界留下的那一抹冰涼。道不明的真相,說不清的大千,也不知是誰擋住了腦海的清明。唱透不說透,林采欣的聲音卻宛如夜間窗外莫名透來的光亮,無視時間的安排,輕輕將人點醒。


《不安眠》 Insomnia 「feat 歐陽娜娜」
詞:張天野 曲:林采欣 編:游政豪
輾轉與反側 是心無安穩的面具
不安眠 求安心

「旋律有什麼企圖/對失眠的人訴苦」


回憶撕開了一個口,夜,彷彿是這世上最好的獨處。彷彿總有那麼多事需要自己慢慢消化,慢慢舔舐。忍得夠久,忍得辛苦,忍到不安,無法安眠——獨剩你的委屈,你的不捨。
林采欣在歌始自嘲自己是「沒風度」的歌者,「總在夜深處/撒回憶的毒」。卻不知恰恰是這「沒風度」,給了我們無邊思緒一個委婉的出口。
「別辜負/想念了就哭/誰幸福就嫉妒/天亮了就停住」守夜的歌者,寥寥幾句唱詞,淡淡化開,惹痛了眼眶,心卻漸漸平復。作為歐陽娜娜喜愛的歌手兼好友,兩人曾合作過由霍尊譜曲的《一秒時光》,一度廣受好評,此次再度合作了這首《不安眠》以續前緣。聽歐陽娜娜用悠揚而情感細膩的提琴將林采欣溫婉的歌聲襯托而出,緩緩道來。這是一首為你拭淚的歌,一劑聲音毒藥。它勸誡你千萬不要——獨自在深夜循環播放。睡不著的時候聽《不安眠》,道盡心語萬千,手中再難按下停止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