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uchmos主唱YONCE:把時間浪費在音樂上才對

  • 日語

日潮團Suchmos主唱YONCE,上週在台北颯爽現身,為了甫發行的新專輯以及6月的演唱會親自來做宣傳,這次雖是首次踏上台灣土地,但他早從樂團好友那聽聞台灣人的親切,並明言有機會想去九份走走。

Suchmos在2013年組成,成軍短短一年半就登上FUJI ROCK,2017年因為一首〈STAY TUNE〉搭配汽車廣告,讓他們一舉紅遍大街小巷,2018年不僅回到家鄉橫濱,成功完售兩場樂團史上動員人數最多的單場演出,也在年底首登紅白歌唱大賽,可說是人氣勢如破竹。而Suchmos在台灣也早就累積了一票樂迷,日前,將舉辦首次亞洲巡演的消息一出,讓樂迷開心直呼:「終於等到了!」

這次亞巡共預計前往六個城市,在台灣跟韓國的兩場公演都各自邀請了當地樂團作為嘉賓,台灣為Deca Joins,韓國則是HYUKOH,對此YONCE表示:「我們一直都很期待能跟當地樂團交流,而且還是同世代的年輕人們,單純就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而首次的海外個唱,對Suchmos而言,無論在哪裡演出都是一樣的,「就是以六個人最自然最愉悅的方式去呈現。」YONCE如此說著,並對期待已久的樂迷喊話:「久等了!來看Suchmos的Live,我們不會叫你要怎樣擺手,或是要怎樣嗨,只要自由的來感受我們,享受當下的音樂就好了!」他也表示這也是他們在日本演唱會上每次都會說的話,無論場地大小都希望能跟樂迷一起享受音樂中的自由。

Suchmos 成軍至今五年,要說樂團最大的改變,YONCE認為:「其實就是長大了吧。」從一開始只是單純的想用音樂一決勝負,一鼓作氣的衝刺,加上在樂迷以及工作人員的支持努力下,目標一個個達成,不只有成員結婚生子這種私生活上的變化,對樂團而言,在音樂創作上也增加了更多選擇,看待事物的角度也有所改變,而這些也同時都反映在作品裡。

3月甫發行的全新作品《THE ANYMAL》就與以往自在搖擺的隨性街頭樂風落差很大,極其迷幻、低迴的旋律,甚至從歌詞中嗅出想逃脫現實的緊繃感,或是對未來雖然不安但要奮力一搏的各種情緒。YONCE表示:「這張作品擷取了許多當下的瞬間,像是樂團重新檢視自我,煩惱對未來的走向等等都是。」若以專輯名稱《THE ANYMAL》來說明,YONCE提到:「『ANYMAL』雖然是個自創單字,但發音跟英文的『ANIMAL(動物)』是一樣的,而人也是動物,且形形色色。這張作品就是六隻野生動物一起創作音樂,一起嘶吼那樣的概念吧。」

YONCE更解釋,在〈In The Zoo〉從一開頭便批判唱出,「We're just animals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給人生定價的?」他認為:現代人生活非常忙碌,連一分一秒都緊湊不已,只要不小心錯過了一班電車,就會讓後面行程大亂。但音樂人通常只要靈感一來便寫下一首歌,原本的預定?早就沒了。YONCE笑說這種使用時間的方式,對Suchmos而言才是最正確的。「偶而把時間浪費在一張長到不行的作品上,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呢。」這正是他們想傳達的核心意義。(編按:〈In The Zoo〉這首歌長達8分鐘。)

面對 Suchmos 的轉變,樂迷的反應也十分兩極,有推崇他們不媚俗態度的,也有表示需要時間習慣的。無論你覺得如何,6 月 7 日Suchmos 即將來台,到現場直接感受這六個人所帶來的音樂魅力,再下判斷也不遲。

攝影|宿昱星


KKBOX編輯室 - liquidair

從小聽日音長大,永遠少女心,患有泰迪熊狂熱症,偶而妄想自己是一隻貓。 學日文是為了聽懂偶像說的話,在東京學動畫卻天天在輕音社打混。 老後想住在北海道。 春待月壱参日 www.facebook.com/harumachizuki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

延伸閱讀